kk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王牌编导 > 第七十六章
    相比网上的议论纷纷,现实生活中反而要平静得多。

    楚瑜难得回家,夏锦琳很高兴,做了不少菜,一家人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一顿饭。楚父小酌一杯,好奇道,“你的节目做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楚瑜迟疑了一下,才答道,“还行吧?同时段收视率第一。”

    楚父瞪大眼,“那不是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楚瑜叹气,“不过网上骂得也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父向来不怎么看综艺节目,常看的都是央视的几个频道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说我们炒作、搞黑幕什么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这算什么啊,你就是太年轻,让他们说去呗。”楚父大大咧咧道,“春晚导演还每年被骂成狗呢?你这就受不了了?”

    楚瑜不服气道,“问题我没有做这种事啊,明明是别人泼脏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泼就泼呗,你难道还不做了?”

    楚瑜赌气道,“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楚父摇了摇头,见她沉默不说话,又上前去逗她,笑道,“呦,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夏锦琳劝道,“少说两句啊,有你这么当爹的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黑幕重要吗?你就是把节目看得太重。”楚父给楚瑜夹了一筷子菜,看向她,“你越重视这个节目,你就越容易被别人影响,旁人的一点污蔑都能把你点炸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辩解道,“可是我们尽全力做到最好的节目,他们凭什么用别的东西来抹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做得有多好,永远都会有人说不好的。”楚父认真道,“你就是太较真才会输,你让那些人都闭嘴,你又能得到什么呢?你什么也得不到,冠名商不会给你多投钱,收视第一也不会再进步了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这些闲话是无止尽的,但是过一阵儿就散了,坚持不了多久。”楚父笑了笑,“后面的人只会看你做的节目,谁会管这些话?你不会真不做了吧?”

    楚瑜看了他一眼,才嘀咕道,“目前这个不做第二季了,正在策划新项目,公司那么多人肯定还是要干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紧了,玩玩就好,放轻松。”

    楚瑜不赞同道,“那么大的项目玩砸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砸了就砸了呗,这世界上没什么事办砸了会天塌地陷。”

    楚瑜若有所思,她在家里歇息了几天,又重新回到公司。学校期末已过,楚瑜也不用去上课,干脆安心呆在公司里参与新节目的策划。这期间她倒是接到不少人的消息,无非就是看到节目来询问的,她挑了几个相熟的人回复了。

    孙妍和胡乐凡无疑是最惊讶的两个人,她们以前都看过民工喵的节目,没想到做节目的人居然就在身边。孙妍知道网上的消息,打电话安慰道,“没事啦,他们骂就骂,我们周围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估计不会无聊在网上爆料。”

    楚瑜叹气道,“爆就爆吧,我确实没有做过的事,也爆不出什么来……”

    胡乐凡则更加直接,给楚瑜发了微信,“不行,我不允许你退部!你瞒了我好久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胡乐凡对民工喵的喜爱之情简直溢于言表,她也安慰了楚瑜两句,让她不要把网上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魏杰等人对于新节目提了不少策划,随着注资的完成,公司可以开始多个项目同时运作,由几个导演组分别制作不同节目。楚瑜只能大致了解每个项目,保证方向上没有偏差,她的主要精力自然还是投入进最大的节目里。

    导演组初步定的是购买韩国节目《三时三餐》的版权,楚瑜思考了一下,询问道,“有想过请谁吗?说实话,条件挺苦的,明星不一定会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《三时三餐》原版是成员们远离城市,来到农村和渔村,自给自足地解决三餐。楚瑜的记忆里这节目简直就是明星版《变形计》,生存条件不要太苦,不但要自己填饱肚子,还要按照季节在村里进行劳作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请秦生……不过他好像并不擅长料理。”

    楚瑜点点头,“不擅长才好啊,不然怎么出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让秦生饿肚子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个光想想就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魏杰补充道,“然后还有黄棋,等节目正式开始录制,他唱片那边基本也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导演组春节前只是简单地敲定细节,然后跟韩方开始接触,筹备项目。春节假期回来后,大家才正式投入工作中。《新声偶像》结束后,公司中的大部分工作都告一段落,员工们都要放假回家了。

    楚瑜和蒲子皓难得地休息了一阵子,两个人干脆都不上网了,蒲子皓慢慢地完成小说的收尾。

    “自古正邪不两立!休要执迷不悟了!”长老将神剑丢给蒲夜,恨铁不成钢道,“你还看不清她的真面目吗?”

    蒲夜看着手中的剑,沉默良久,“长老,什么是正,什么是邪?”

    长老皱眉道,“各大门派围攻魔教,不是没有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众人所憎就是邪?”蒲夜在心里有所疑惑,如果众人错了呢?

    长老看着他犹豫不前的样子,厉声道,“蒲夜,不要忘了你的身份!”

    长老这句话灌注了内力,声如洪钟,似是要让蒲夜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蒲夜轻轻地将神剑拔出,剑身嗡鸣,似乎听到了他心中悲伤的声音。他看向远方的人影,持剑而去。楚苗见他拔剑袭来,伸手用剑挡住那一击,轻笑道,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蒲夜拔剑刺去,却失了往日的锋利,楚苗见状嘲笑道,“怎么?最近没有勤于练剑,技艺生疏?还是看不起我,不肯用全力?”

    “你又何必总说这种话……”

    蒲夜不忍出招,楚苗却是毫不留情,出手刁钻,战意盎然。双方过招不知多少次,蒲夜虽手拿神剑,却落了下风。楚苗提醒道,“师兄,你可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蒲夜勉强挡住她那一剑,脸上却带了彩,执着道,“你还是不肯悔悟吗?”

    “悔悟?附和、讨好大多数人的规则道义就是对,不然就是错?”楚苗冷笑着讥讽,“嘴上说着是名门正派的人,做的事反倒不如魔教磊落。”

    蒲夜见仍劝不回她,眉目含悲,终于出了真招。楚苗看他剑锋犀利起来,笑道,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被你杀死也好,因为师兄是个正人君子……”楚苗看着胸口染血的神剑,含笑道,“所以就会一直忘不掉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瑜看完结局,立马打电话找蒲子皓算账,“你还敢用剑刺我?你很厉害啊?”

    蒲子皓辩驳道,“那只是小说,而且结局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你打到半死,掉下悬崖,在悬崖下隐居……真是一个好结局呢。”楚瑜复述着小说的剧情,又问道,“我在悬崖底下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不也下去了,我做饭给你吃。”蒲子皓的笑声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楚瑜不屑一顾,“我才不信,你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来我家,我就做给你吃。”蒲子皓诱哄道。

    楚瑜有些别扭,“……过年我为什么要去你家?”

    “来拜年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不服气,“你都没来我家拜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来看伯父伯母。”蒲子皓等的就是这句话,立马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真的??”楚瑜也不知道话题怎么会变成这样,突然就拍板定了拜年的日子。

    楚瑜挂断电话,挪步到客厅。楚父坐在沙发上,用平板电脑下象棋,夏锦琳则在看电视,她看到楚瑜出来,有点奇怪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瑜踟蹰了一阵子,才开口道,“蒲子皓问明天方不方便来家里拜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锦琳愣了一下,反应了过来,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楚瑜和蒲子皓的事情,父母是知道的,只是平常没有太多过问。夏锦琳见过蒲子皓,对他印象不错,楚父却是一面都没见过。楚父将棋盘放在一边,冷笑道,“来啊,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楚瑜,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锦琳拍了他一下,教训道,“大过年的,说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蒲子皓虽然主动提议来拜年,但真正站在门口,提着东西却有些忐忑。他在门外深呼吸了几次,楚瑜突然推开了大门,吓了他一大跳。楚瑜看他愣神的样子,奇怪道,“你在门外干嘛呢?”

    楚瑜听到楼道里有动静,却没听到敲门声,干脆就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蒲子皓见到楚瑜松了一口气,夏锦琳似乎也听到了动静,穿着围裙走了过来,“子皓来了?来来来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蒲子皓以前见过夏锦琳,看着她微笑的样子也放心了一点,“伯母新年好。”

    “新年好。”夏锦琳笑着回道,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楚父站在旁边,板着个脸,少见地端起了威严的架子。蒲子皓第一次见到楚父,心中忐忑,态度诚恳,“伯父新年好。”

    楚父小幅度地点了点头,沉声道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瑜有点不适应自家父亲严肃的样子,少了平常的嬉皮笑脸,让人感觉十分奇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