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王牌编导 > 第十章
    楚瑜回家后,先将镜头素材进行了整理,然后才着手开始剪辑。既然她要收白青的钱,那么东西就要做好。楚瑜先将可用的镜头挑出来,将粗剪弄了出来,然后才一点点开始打磨精剪。

    粗剪是将镜头按顺序排列好,做出的第一版小样;精剪则是按照剪辑点调整、剪接,完成度更高的成片。

    她以前微博上剪辑的内容多是经典电影,每一个镜头基本都汇聚着顶级拍摄团队的心血,场面调度、灯光、摄像等都是最出色的。白青交给她的素材相比起来自然远远不如,很多镜头都需要后期调整才能使用,所以剪辑难度会上升。

    楚瑜连续工作了几个小时,揉了揉眼睛,推算大概两个周末就可以交出成片。这么一想,她也不着急了,保存完进度先将周末作业做完。

    她苦兮兮地做着作业,内心极为悲愤,她以前高中的时候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。楚瑜努力平心静气地读着每一行字,她虽然高考过一次,但是这么多年这些知识早就忘干净了。

    学校每个月会有一次月考,那两天班里不上课,上下午都是不同的考试。月考马上就要到了,楚瑜的成绩自然不能太难看。她也正好借这次机会,看看自己的智商跌落到什么水平了。

    楚瑜倒是没想到,月考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楚瑜有些发愣,她看了看楼道四周没人,最后指了指自己,迟疑道,“你叫我?”

    吴克点了点头,走上前来,他肤色偏黑,头发似乎刚刚剃完有些短。他开口道,“你和蒲子皓一个班的?”

    楚瑜看着他觉得有点眼熟,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,这就是用篮球砸中自己的理科班男生。楚瑜现在头已经不疼了,吴克又刚理完短发,她一时就没有认出来。楚瑜看着对方,反问道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吴克皱眉,不耐道,“你先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楚瑜看他不客气的样子,挑了挑眉,沉默地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吴克一个箭步冲上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,“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楚瑜停下了脚步,站在原地。吴克以为她乖乖听话了,才会站住不动。他刚要开口追问,就听见身后响起年级组长老师中气十足的声音,“吴克!你站在文科班门口干嘛呢!最近又想惹事了是吧!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吴克听到这声音简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他转过身,果然看到年级组长站在拐角处。学校里对串班的现象查得很严,据说是为了严防早恋,像吴克这样理科班的人鬼鬼祟祟呆在文科班门口,明显没打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吴克对着楚瑜相当强硬,看到老师却有些气弱,“老师,我没干嘛……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过来!快点!”年级组长对他的说辞丝毫不信,她早就想找吴克好好谈谈了。

    吴克不情不愿、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,不甘心地瞪了楚瑜一眼。

    楚瑜挑眉,她都没想到年级组长会出现得这么巧。年级组长是位教政治的女老师,记忆力相当强大,她高一时一个人教全年级的政治课,几乎可以将每个班同学的名字都记住,甚至能将名字对上脸。

    这位老师雷厉风行、态度强硬,最是严抓纪律,平常盯吴克、蒲子皓这类家伙盯得很紧。喜欢调皮捣蛋的男生对着她几乎都是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吴克被年级组长抓走,楚瑜便回了教室坐下。没过多久,蒲子皓就一溜烟地跑回教室,坐回了自己的座位。他们两人是同桌,就隔了一条过道。蒲子皓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对楚瑜道,“你以后不用理吴克。”

    楚瑜闻言抬头,突然反应了过来,“你刚刚给年级组长打小报告了?”她还疑惑年级组长怎么来得这么巧,这个时间段老师一般都呆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蒲子皓瞪大眼睛,有些气恼道,“我没有打小报告,我是那种人嘛!”他的眉毛挑起,似乎因为楚瑜的话极为不悦。

    楚瑜看他好像有些生气,刚想安抚几句,就听蒲子皓大义凛然地强调道,“我这是给老师汇报同学的学习情况,帮助老师对他进行更好的指导。”

    楚瑜,“…………”她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蒲子皓看楚瑜无语的样子,有些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,他的眼睛明亮。天气渐渐开始变热,他穿着白色的短袖校服,更衬得皮肤白皙,扬起下巴的时候能看到脸部优美的线条。他还带着少年特有的肆意和张扬,笑起来让人觉得在拥抱阳光。

    楚瑜很久没见到这样干净又孩子气的笑容,愣了两秒,才缓缓道,“你今天还挺好看。”

    蒲子皓几乎是瞬间僵硬,内心狂跳,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,装作自然的样子,淡淡道,“是吗?”

    楚瑜点点头,她是真心这么觉得的,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蒲子皓表面上漫不经心的样子,内心里却是一阵狂喜,过了一会儿又有点怅然若失。男孩开始在心里患得患失,难道只有今天挺好看吗?他看楚瑜低下头专心致志地学习,有些不甘心地去故意扯她的书页。

    楚瑜只当他又幼稚地开始恶作剧,只是轻轻道,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蒲子皓松开手,光滑的书页从他指下滑过。

    楚瑜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赞美在蒲子皓心中激起了什么波澜。

    那人身着红衣,站在山崖上,背对着蒲夜俯视山下的树海。蒲夜静静地站在她身后,不忍打扰。瑾瑜回过头,才发现蒲夜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,她笑着道,“师兄,来了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蒲夜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瑾瑜有些疑惑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蒲夜想起刚刚长老们凝重的表情,嘴唇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,只是轻轻道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山风吹过,山下的树海沙沙作响。瑾瑜眯起眼,发出清脆的笑声,“师兄,你每次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,根本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蒲夜听到她愉悦的笑声,心中却沉甸甸的,他望向山下,避开瑾瑜的视线,“……长老们说你偷走了神剑。”

    瑾瑜挑眉,微笑,“师兄觉得我会有偷剑的念头吗?”

    “师妹自然不会有这等行窃之心!”蒲夜义正词严,他坚信她绝不会做出这种事,所以才会在长老面前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瑾瑜褪下了笑容,沉默不言。蒲夜没听到她的回复,抬头才发现瑾瑜没了往日对着他嬉笑的样子,她面色微妙,他心中突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瑾瑜声音平静,“师兄说错了,我并非没有行窃之心。”

    蒲夜忍不住皱眉,内心的不安不断地扩散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对那把破剑却没什么兴趣……”她走向蒲夜,伸手在他心口虚点了一下,笑容戏谑,眼神却意味深长,“……我想偷的是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蒲夜内心狂跳,紧张得手心出汗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从未真正认识透她。长辈面前的安静守礼,平时在他面前的肆意嬉笑,还有现在极富侵略感的话语和桀骜不驯的眼神……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?

    瑾瑜看他紧张的样子,哈哈大笑起来,似乎变回了平时调皮嬉笑的样子,仿佛刚刚只是故意逗弄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师兄,真实的我是很可怕的,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?”

    她直视着蒲夜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蒲子皓刚刚更新完,评论区就炸了。

    破灭轮椅白告你这文风真的不适合写男频网文,换女主不然这文救不起来了,升级剧情和感情戏根本不是一个画风

    鸿星作者不会是女生写男频吧,不过剧情挺好看的

    疯狂小马达别换女主啊!卧槽师妹那么可爱,好久没有这么有灵魂的男频女主了!

    19384721说换女主的滚,隔壁无脑种马文各类傻女主欢迎你。

    蒲子皓才不在乎网上翻天覆地的争论声,反正他不管写哪本小说的女主,都是照着她的样子在刻画。他不过是用小说弥补现实里得不到的,才不管读者们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楚瑜最近相当不顺,她也不知道怎么了。月考将近,她的复习压力越来越大,微博却出现了一点小麻烦。民工喵的粉丝量越来越多,数据量也很好看,渐渐地竟然被人盯上了。楚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,突然出现了一大波小号水军在她评论区恶意评论,还私信她各种人身攻击。

    红色灯罩影评写的都是什么玩意?这东西都有人信,也就唬唬外行吧

    陈某某不懂现在网友怎么了,这种业余水平都追捧,全是经典电影没新货,因为自己写不出来只能抄经典影评吧

    显示不出来剪辑得很一般啊!学生水平而已

    马小白er这粉丝数量买的吧,数据是不是也假的,我猜也就200活粉

    楚瑜真是相当无语,她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,突然搞出这么多小号恶意刷博。他们每天都将类似的评论复制,在她的每一条微博下刷屏,还私信她各种脏话。民工喵的真粉当然看不惯这些黑子,每天都跟他们掐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秦生家的小可爱说吧,哪个电影营销博作妖?看不惯我们喵红了是吧,恶心不恶心啊。

    灯灯蹬蹬有些人,爱看看,不看滚。

    红色的花说民工喵写不出好影评的,麻烦翻翻最早的微博行吗?不知道喵是因为《金甲》影评发家吗?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笑出声这年头做个搬砖的民工都被人攻击,心疼喵[do]

    楚瑜也十分奇怪,她从来不发广告推广,最近也没评论新电影。按道理她没触犯谁的利益,怎么会来了这么多黑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