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王牌编导 > 第一章
    导播间内,每个人都忙碌着自己的工作,屏气凝神地等待着录制的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《火星联盟》是一档综艺脱口秀节目,冠名费42亿,作为棚内综艺节目冠名费已经不错。楚瑜对这档节目很有信心,她坚信他们的团队会将它打造成现象级的综艺节目。现场马上要开始第一季第一期节目的录制,工作人员们都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灯光补一下!太暗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场导演带动一下气氛,我们现在拍摄几个观众镜头。”

    楚瑜紧盯着导播画面,她扫视了一圈九台机位,对着话筒,皱眉道,“三号机你晃什么呢,调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三号摄像在干嘛,画面一直微颤。

    被点名的三号机摄像赶忙调整机器,他的摄像经验不及其他人丰富,颇有些手忙脚乱的意思。楚瑜的脾气还算是好,毕竟她是个女导播,不像有些台里的老导播,摄像一犯错就要破口大骂,什么脏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众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也见怪不怪,这行就是这样如果你是个牛气的摄像,导播求着你;如果你技术不行老添乱,被骂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楚瑜毕业后干这行快有十年了,她大学专业是广播电视编导,终于熬到了现在导播的位置。她算是爬得非常快的,而且所在的制作团队也比较年轻,不像台里那样论资论辈。工资不错,工作很累,楚瑜偶尔都会感到身体力不从心,都是熬夜熬的。

    一旁的导播助理拿着台本过来,又提醒了楚瑜一些注意事项和环节设计。楚瑜随手将咖啡罐丢到垃圾桶里,才重新坐回导播台前,她看了一下时间,对着话筒发出指令,“各机位准备,我们马上开始!”

    “3,2,1!开!”

    “一号机走,二号机准备推主持人。”楚瑜的太阳穴有些发疼,她一只手按键切换,另一只手腾出来揉了揉太阳穴,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似乎喝咖啡也没有效果。楚瑜强忍着难受盯着画面,一边对摄像发令,一边切换着画面,全靠多年经验下意识地工作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三号机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只感觉大脑嗡嗡作响,意识开始模糊,她实在撑不住,终于两眼一黑。

    “楚姐!楚姐!你没事吧!”导播助理的声音十分焦急。

    楚瑜昏过去前,模模糊糊地想刚刚那个画面虚了,三号机居然没提前对好焦真是作死……她!要!骂!死!他!

    庄生晓梦迷蝴蝶。

    楚瑜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,她梦到自己的高中生活了。

    梦中她坐在课桌前,拿着手中空白的小测卷子,还有些发愣。好友陈萱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,疑惑道,“发什么愣,老师就给了早读的时间,再不做来不及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萱说完,有些奇怪地又打量了楚瑜一眼,总觉得她今天有点奇怪。楚瑜今天到校时间本来就晚,现在对着试卷还傻呆呆的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瑜盯着面前的陈萱,差点认不出来。她前不久还和陈萱聚餐过,陈萱现在做了会计师,头发微卷,睫毛分明,早就摘掉了眼镜。她穿着高跟鞋,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。面前的陈萱扎着个马尾,还带着笨重的黑框眼镜。

    楚瑜总觉得这个梦清晰得有点吓人,她低头看着小测上的数学题,满目茫然。那些字每个分开来看她都明白,各种名词和数字她也说不出的熟悉,但是聚集在一起,她真的不会做。这年头她做个梦,还是有关数学题的梦,不是噩梦是什么?

    楚瑜摸了摸熟悉的纸质,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她高中数学很差,大学的专业是编导,属于艺术类,不需要学数学,这也是她精心挑选出的摆脱数学的专业。她从高中毕业后,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学过数学了,让她现在做数学题,不如直接让她死。

    楚瑜一边焦虑地做着试卷,一边在心里期盼着梦境赶紧结束,她今后一定好好休息、保证身体,再也不做这种糟糕的噩梦。她宁肯连续剪十个小时片子,也不想做任何一道数学题!

    收卷时,楚瑜几乎是内心吐血地交上去的。陈萱跑到她座位旁边,询问道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瑜极为痛苦地摆摆手,表示不愿多言,“我去趟厕所。”

    楚瑜大步向卫生间走去,她不要再呆在这个可怕的梦里被数学题折磨了,她要醒过来!她打开水龙头,学校没有洗手的热水,清晨水管里的水还冰凉。楚瑜捞起一把,痛痛快快地洗了个脸,冰冷刺骨的凉水接触到她的皮肤,让她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楚瑜脸上还带水,直起身看着镜子里懵逼的自己,她怎么还没醒过来?

    她不信邪,又强忍着寒冷洗了一把脸,依然毫无作用,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有一个可怕的猜测她好像重生了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简直犹如晴天霹雳,让她发愣了好久,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将她唤醒。楚瑜赶忙匆匆地跑回教室,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教室内整齐明亮,她打量了一下班中的同学,越发感觉这不像是个梦,一切细节都太清晰了。

    梦中的事物总是模模糊糊的,甚至会和记忆中的现实错位,然而现在教室里的一点一滴都能和楚瑜记忆中的对照上。班主任走进教室,打开语文书慢慢悠悠地朗诵着古文,他的语调悠长,楚瑜随着这声音也开始思维发散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重生啊,她又没有什么遗憾要弥补!

    楚瑜的内心是崩溃的,这样的机会应该让给需要的人,她已经很满意自己的生活了。现在让她重回高中,反而等于将她等级清零、游戏删档,她又得重新一步一步地往上爬,最可怕的是还要再学数学!再高考!

    楚瑜严重怀疑,她现在的智商还能不能考上原来的大学,毕竟她已经很多年不学这些知识了。谁说重生一定能越活越好的,说不定她能践行一次越活越差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再做节目,楚瑜说不定又要从实习小编导做起,她的内心是拒绝的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凄惨的事情吗!

    祸不单行,第一节课下课之后,数学课代表就走过来对楚瑜道,“吴老师让你去办公室和她面谈。”

    吴老师是数学老师,教学水平不错,但是十分严格。她每天都会随机进行数学小测,如果测试的结果不理想,就会要求这些同学到办公室与她谈话。楚瑜这么多年后再次听到这话,寒毛都要立起来了,她当然知道自己早晨做的小测有多差!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瑜敲了敲办公室的门,听到房内的声音,居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也曾经有被总导演骂的狗血淋头的时候,但是面对曾经的数学老师还是有些害怕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天性使然,谁让她数学一直太差。

    吴老师见是楚瑜进来,眉毛都快要立起来。她从桌上翻找出楚瑜的试卷,放在楚瑜面前厉声道,“你看看你今天考得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“你又膨胀了是吧?飘起来了是吧?我说什么来着,上次月考稍微有点进步,你今早上的小测就考成这样!我告诉你,你们班没几个考这么低的,你危险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瑜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简直感动得要流下泪来。她有多长时间没被数学老师叫到办公室批评了,这样的青春岁月真是令人怀念。楚瑜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试卷,红彤彤的18分,鲜亮得刺眼。她自己其实还挺满意了,毕竟有那么多年没有做过数学题,她对数学又一向苦手。

    楚瑜现在看着吴老师的怒容,胆怯的心反而消退了一点。她当初高考毕业后其实很感恩吴老师对她的督促,因为她知道自己对于不喜欢的事物确实没什么热情,没人督促根本学不下去。楚瑜当年能考上传大,还是要多亏了吴老师的严加管教,才能将数学考到那个分数。

    她上大学后,越发感受到高中老师的认真负责,对吴老师也更加感激。

    教数学的吴老师一向毒舌,她见楚瑜眼睛红了,才稍稍放软语气,“你也别在这儿委屈,在这儿哭。反正还有一年多高考了,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!行了,你改完再来找我!”

    吴老师不知道楚瑜是怀念起过去的往事才眼圈红了。吴老师倒是知道楚瑜怕她,她脾气一向冲,楚瑜又是数学老大难。

    楚瑜偏科比较严重,其他学科的成绩都不错,唯独数学拉了后腿。班主任也跟吴老师反应过这件事,吴老师对楚瑜盯得很紧,可惜楚瑜的数学成绩就是上不去。她也不是不努力,可是在数学这方面就是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楚瑜跟老师道了谢,默默地拿着试卷离开。她想到要改错题就头大,吴老师对于改错题抓得很严,每道题都要求把详细的思考过程写在旁边,还常常面对面提问,不容你作假糊弄。

    她要真是在高中时还好,现在的她哪里会做这些题?

    楚瑜回到座位,有些颓丧地扶额,看着令她头疼的试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考这么低?”旁边的人趁她不备,一把扯过她桌上的试卷。他拿过卷子,看了一眼分数有些讶异,随即嘲笑道,“你也有马有失蹄的时候?”